2009年10月27日 星期二

黑暗騎士 反派的存在必要性

先不論這部片 在各方面的表現 十分驚人
也不管 西斯萊傑 猝死的新聞加深電影的話題性
其實本片 一直最吸引我的
是它的意識形態
本片其實主張 沒有反派的英雄 其實社會的另一種罪惡
這是 為什麼 我這麼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
沒錯
其實這篇文章 我想討論的 並不是這部電影

以前再大學時 我們這一掛 有一個外號 很好玩 叫做反派
可能 因為我不是正統考試上大學的
是從復興美工這種非正統高職申請上大學的
加上大學時我的電影夢剛剛萌芽
幾乎沒有好好認真在學業過
過多的曠課 標新立異的作品 過度偏激的言論
不過當時的自己確實是一個 所謂的知青 文青加憤青
一年到頭有四個活動不上課
寒暑假
金馬影展
台北電影節
野台開唱
春天吶喊
然後 出口就是次文化 體制與革命
身邊的人好像不弄本詩集 玩個團 拍個實驗電影
就不爽快似的
所以想當然 對於大學體制
我們是反派
妙的是 沒人想當乖乖牌
沒人想成為無趣的普通學生
只是 在青春年少時的 每一個英雄夢
都是從反派的思想中成立的

等到最後 快要30了
自己不知道到底能從反派的自我安慰中
重生幾次
英雄夢已經退怯成一個 實際的平凡夢

2 則留言:

  1. 從 斷背山 到 蝙蝠俠 一直都很喜歡 希斯萊傑。

    回覆刪除